眼镜豆芽菜

weibo/-SenAX-
lof凹凸子博/精致睡眠七十二小时
圈名茶甸,可叫森森或者如子博简介叫法
算是个废人了。没粮,用脚摸鱼
cp泉真o,凹凸见子博。
集训去了。来年七月见

在集训

暂时是不会画画的了,更新不存在的。。。
说个好笑的,我在写文哈哈哈

我是靠着一口仙气活了两个月

图一二是惑星趴真。图三大概是去旅游在旅店的泉真。
没错。我又从微博直接扒图了。。。
就算是平板画的和手绘都差别很大啊。。。集训累趴。。。感觉不会画画了

喂,给我用点心啊半边混蛋。

轰:点心?

我又忘了在手机里存图。。。

补小英雄,手速点摸个轰总和爆总

可。。。可以喵?!喵喵喵这个泉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

糖糖好吃:

500fo的点图+一只来自不愿意在lof评论的某娇的ob11【?】

可爱的
可爱的
可爱的
他太可爱了
p1泉真其他都是可爱的mako

[泉真]Yuu Rules

感谢叶之时!!!(这么晚睡觉辛苦了qwq要注意休息哦)
职场看的超级爽!!!!泉哥套路深,感觉mako是一步步被吃了233(一开始身体就被吃干净了x)
烟火大会的kiss呜呜呜好甜好甜(脆角脆角)

牛肉火锅。。。好想吃

落下树叶之时:

@一莴笋子  森森太太点的职场小甜文(其实根本没有职场也没有糖 是我放飞自我了)


*转换心情真好 我居然一个晚上就写出来了 然后、更新是什么我不知道


*ooc有 很短小 很放飞 没有什么营养 希望不会被打


 


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是知道的。


他们部长的助理——游木真,是潜规则上来的。


即使办公室里所有的同事都这样认为,游木真还是很想澄清,但他总不可能用遇到人就说“妈的其实我才是被潜的那一个”的方式来为自己开脱,更何况某天自己和上司醒在一间宾馆的同一张床上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
发生那件事后,在隔天的职务调动会议上,他便领到了调职说明书。没有原因,大概是因为在会议前一天,濑名部长的前任助理又被卷铺盖轰出了他的个人办公室,依旧没有打破自从濑名先生任职之后,助理的职位再也没有被人坐热超过一个月的记录。


本来,对于像他这样刚进公司不久的小菜鸟,兢兢业业地从底层员工做起,拿一份尚算稳定的薪水,就已经基本满足了他对现状的要求。游木真毕业还不到一年,初入社会,还带着对社会近乎天真的一股傻劲。作为正直的社会好青年,上下班开会积极从不迟到,一心想着凭努力做好工作,烟酒赌毒更是一概不碰。至于某件事,我不觉得一个面对人类的另一半构成时连话都说不好的人,会对这方面有所涉猎。甚至为了避免和女性多打交道,游木真在应聘的时候,还特意在部门意向一栏填写了男性员工最多的那一个。


但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才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
所以……他果然还是太天真,不,是太正直了。


 


正直如他,那天,游木真像见了鬼一样从宾馆房间里逃离出来后,他急得连电梯都等不了,直接从应急通道逃命般地冲下了楼,仿佛晚一秒就会被濑名泉抓回去一样。当然,如果仅仅是和一个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,哪怕是什么都没穿,他还是可以天然一点,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。可是他才刚跑下一级台阶,后边腰上就传来了一阵刺痛,让他差点没从楼梯上滚下去。


扶着痛得要死的腰半瘸半拐地上了计程车,回到家里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的游木真依旧装成一头雾水,不想承认心底翻涌上来的那个极其可怕的想法。像鸵鸟一样缩在里面抖了几分钟后,强烈的疑问还是迫使他挖出了手机,鬼使神差地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了「如果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睡在一起醒来后发现腰很疼……」的字眼。


信息时代就是这一点好,不需要耗费你0.000001秒的时间,就能过滤掉心中还抱有的那一丁点侥幸的可能性,将真实的搜索结果赤裸裸地呈现在你面前。


「恭喜你!你被睡了!」


「你推开了新世界的大……」


后面的他没看,因为那个时候,手机已经像拉掉了引子的手榴弹一样被他甩了出去,但这样也无法扭转他已经疯狂爆炸的心态。


当时他还不知道,还有更可怕的事在后面等着他。游木真还是学生时,未曾真正领教过堪比光速的八卦传播速度,而且是这种不分男女的同事间的口耳相传。事发第二天他去上班,才发现他和上司的那件破事,居然已经传遍了整个部门。不论走到哪里,游木真都觉得有人在暗暗地盯着他看,这种毛毛的心虚感和罪恶感,让他恨不得地上能裂出一条缝来,好让他钻进去。


“为什么?为什么不能辞职??为什么我辞职必须得到部长的批准???”


“因为,在我们部门,濑名部长就是「Rules」,懂了吗?”


同事们冷漠而疏远,用不容置喙的表情如是说道。


真是没有比那件事后更糟糕的事了。近一个月来,游木真抱着脑袋坐在卫生间的马桶盖上想破了脑袋,还是无法理解,为什么一夜之间,原来对他亲和友善的同事们都像约定好了一般地,一齐疏远了他。所有人碰到他,都是低着头匆匆掠过一句“游木助理早上好”,然后飞快地离开,连正眼都不看他一眼;给前辈们端茶水的时候,有人因为不愿意接他递过来的杯子,竟然假装失手打翻在地;吃午饭的时候,即使挤得再水泄不通,依然不会有人坐到他的对面;甚至,都没有人愿意跟他乘同一间电梯,造成了这栋大楼明明有两间电梯,却总是一边超重的事故。


过了一周的迷茫期后,游木真终于发现了——一定是这样的,他被讨厌了!


即使不是自己本愿,使用不正当手段得到某样甚至看不出是好处的东西,就会被所有人厌恶……难道这就是「社会规则」吗?


游木真绝望地想着。


现在,他正坐在上司的办公室里,面前放着处理好的文件,但他的上司还在打着电话,所以他只能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,撑着下巴默默地等着他把那个已经持续了快有一个小时的电话打完。


今天早晨,他又向他提交了一份无比诚恳的辞职申请书,保持着任职将近一个月来被磨砺出来的耐性,试着从他的控制下逃离出来。以前,游木真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最让人讨厌的东西可能是虾,但他现在已经完全改变了想法。如果让他吃一口虾就能辞职的话,他绝对会抱着必死的决心马上冲过去吃掉。


即使他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,他的上司还是没给他什么实质性的回复。游木真本来以为在一个月这样的临界点,濑名泉肯定会像之前几任那样,找个理由把他轰出去,那样他就可以解脱了。但濑名泉先生只是扫了一眼他的申请书,像看日常的早饭一样露出了平淡无奇的表情,说了一句:“我说了吧,游君,你要是现在辞职的话,我保证你在三个月内不可能找到任何工作。”


为什么他能用那种笃定的目光说出这种恐怖的话啊……游木真扶着下巴,无力地看着濑名泉打着电话,思绪在天外不停地飘飞的时候,他还未注意到电话已经结束了,放下电话的人转过来看向了他。


“怎么了,我有这么好看吗?”


“……”面对那张笑眯眯得甚至可以说让人觉得有点恶心的灿烂笑脸,游木真缓缓地、无言地移开了视线。


被他这样对待的男人习以为常,开始整理桌面上的文件,翻了翻日历,突然道:“游君,今晚有空吗?”


“……没有。”


“那就把占用了你时间的日程推掉,换上便装,晚上八点,跟我去城外。”


“可是,晚上八点,不是工作时间吧……(我没有义务在这种时候加班)……”


“啊,都快一个月了你还没搞清状况吗?”濑名泉坐在他对面,敲了敲桌子对他笑道,“在这里,我,就是你的「Rules」。”


 


城外八点。


吵嚷的声音隐隐从不远处的山头传来,夏日的夜晚还未全临,又或许是因为山那边热烈的人声和灯光变得越发不眠。濑名泉在山边的河堤上停了车,拎着一袋冰镇啤酒走了出来。


“喝吗?”他拿了一罐,递给极不情愿地跟在他身后的人。


游木真坚决地不了。邀请他喝酒的男人看上去好像没什么想法,径自往河堤斜斜的草地上一坐。


“为什么要来这里?”


“唔,对面有烟火大会,但是那种人挤人热得要死的场合我不太喜欢,这里人少又能看见烟火,所以就到这里来了。”


“你叫我跟你来,就是为了来看烟火大会?”


濑名泉看着山头,拍拍身边的草地:“也不全是,我不是说了吗,是和你的工作有关的事。我说啊,你的辞职信,也该停了吧?”


游木真一听他终于不再无视他的请求后,心设的防线松了一些,隔着半米在他边上坐了下来:“……不是属于我的职位,我不想要。”


“是我给你的,为什么是不属于你的?”


“就是因为是你给的,所以才……而、而且出了那种事,其他人怎么可能不多想啊!?”游木真对于他理所当然的态度非常不满。


“……那,游君是怎么想的呢?关于「那件事」。”


游木真被他问得一时失言。他怔了几秒,脑海里又刷刷刷飞过之前的无数夸张的猜想,慌张得他说话又开始结巴:“我、我……什么都不知道……也、也很莫名其妙……本来,我和泉さん这样,是……不会扯上关系的……”


濑名泉诶了一声,“常理来说,确实是不会扯上关系吧,但游君不一样。因为我对你太感兴趣了,就忍不住跟着你……”


“……???”游木真愣了一秒,迅速往后挪了挪,打断道,“你为什么跟踪我?!”一个职位高他三等的部长,跟踪一个既没钱又没色的初级员工,这样的事情怎么都说不通吧!


濑名泉拉开一罐啤酒喝了一口,“上司偶尔视察一下自己的下属下了班都做些什么,这有什么说不过去的。再说了,要不是那天我刚好下班在路边的酒馆遇到你,大概你连自己是怎么被人卖了都不知道。”


“卖、卖了?”游木真怔怔地侧过头去看他,身边的人喝着啤酒,发酸的酒味从他那边飘了过来。


“那一天,刚好是我出差回来第一天。我不在的时候,难免管不了某些不安分的人。”


“……诶、诶??”


“每个部门里总是会有那么几个人,表面上是说欢迎新人,其实装成一副亲和的样子,骗骗像游君这样的笨蛋,一起吃个饭、灌点酒什么的,就能抓到把柄了。”濑名泉说着,用一种很微妙的责备的目光看着他道,“你啊,那天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的吗?”


“……”信息量太大了,游木真处理完后,还是有点难以置信,“我被人欺负了?”


“是了,酒量这么差还敢和人一起出去喝酒……难道不是明摆着好让人欺负吗?”


“……所以?”


“我把那些人从公司里踹出去了,不过你大概没什么印象,无所谓了。”濑名泉说着已经喝完了一罐,把空罐子放在一旁,“还能有什么所以??捡到一个醉得一塌糊涂的人又没法不管,找了间宾馆把他安置好……”


“那为什么……没穿衣服……?”


“你吐了我一身,难道要让我就那样穿着睡觉吗?”


“那……那我的腰……?”


濑名泉顿了顿,思索道:“哦那个……可能,是我弄的。”


“……!”听了这话的游木真,立即如坐针毡地跳了起来,懑懑地指控道,“所以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……唔啊啊啊——!”他还没义愤填膺地说完,突然脚下一滑,他踩到了他上司放在一旁的啤酒罐子,摔在草地上,一阵令人恶寒但又非常熟悉的刺痛感从腰上传来。


像回光返照一样地,他的脑内如潮水般涌入了那日消逝掉的记忆。濑名泉把某个他并不认识的胡搅蛮缠的自己打横抱起来,想带他走出酒馆,不过他反手挣扎着一推,把抱着他的人是推开了没错,自己却也不小心踩到了啤酒罐子,脚一滑结结实实地把腰磕在了上面。


“……”濑名泉依然坐在原来的地方,若无其事地拉开一罐新的啤酒,“所以你现在知道了?”


真还半躺在地上,扶着被啤酒罐子硌得刺痛的腰,一副不愿接受现实的呆滞表情。他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,就像一只待在笼子里、某天被告知明天主人家晚饭要做火锅的羊,然后视死如归地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结果最后发现他们要做的是牛肉火锅一样。


终于把事情跟他解释清楚了,但面对的却是这样一副仿佛被嫖了又没出柜成功的挫败表情,说实在的,当事人濑名泉先生的心里还是有点堵的。至少,就目前看来,游木真这个样子真的算不上让人赏心悦目,他还是比较怀念那晚,像只考拉一样抱着他不放,凑在他颈窝里不停呜咽着说好疼要他揉揉的那个人。


真是超烦人的,要是他平时也能像喝醉了酒时候那样坦率就好了,像这样一点点接近暗示,看来非但一点都没用,还会起到反作用。濑名泉无奈地摇了摇头,站起来走过去,却没有扶起他,而是又在他的身边半蹲了下来。半躺在草地上的人看上去还在天外神游,愣愣地看着他。


“时间好像差不多了。”他看了看腕表,自言自语的同时,猛地将游木真一推按在了草地上,在他惊慌中瞪大的漂亮瞳孔里看到了夜空中升起的烟火。


夏日夜空里不断盛开着绚烂的花火,但这个时候游木真一点都看不到。他的上司把他压在了河堤的草地上,贴合的嘴唇被对方的舌尖挑开探了进去,吮吻的同时不断掠夺着自己的呼吸。耳边传来人群的欢呼声和烟火的巨响,但好像都盖不过去他心跳的声音。


“喂……你、你在做什么……!!”


“当然是趁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烟火的时候……”


“请……请适可而止吧!用上司的身份压迫我,做出这些让人困扰的事究竟是为什么啊……”游木真混乱地把压在他身上的人推开几分,宁死不屈道。


“因为……”濑名泉想了想,无比顺口地回答道,“我喜欢你啊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这是对新人的惯例压迫吗?还是升职的特别考验??他可以扇他一巴掌然后引咎辞职吗???


游木真悲愤交加,心里的酱醋油辣瓶子砰砰砰地倒了一地。


“……喂,你不要哭啊……(搞得像是我在欺负你)……”


“烟火落下来的灰掉进眼睛里了……(你分明就有)呜……”


 


一周以后,办公室里除了游木真以外的所有人,一如既往地,从他们的部长处,得知了关于部长助理的最新消息。


他们在一起了。


 


*是我写过最长的套路了

忙里偷闲xx肝累了就画点画

大概是脑补在真夏泉中暑mako去照顾他的那边

各位辛苦啦还有两天!!!

快到真夏了!!!

图二。。。好久没指绘画到一半不想画了觉得mako眼睛好看就截图了

有真夏一起来玩的吗!!!这里uid1001107159